1920  

成長這件事最可怕的莫過於變成曾經最看不起的那類人、當時光荏苒、記憶成蹉跎、從前的人、從前的事、只是一朵開在心上的永不凋謝的玫瑰、刺傷他人、偏離了軌道、不懂回去的理由、一個路口、一個抉擇、我用時光換來記憶、往日的陰霾變成被封鎖在鐵盒中聚集的氧氣和水、內壁已經鏽跡斑斑.

夜裏、我騙自己天亮了就好,陰天,我騙自己天晴了就好,看見花落,我告訴自己再開了就好,只是日升日落、晴雨無規律、花開寂無聲是自然地定理、我無從改變、只是再一次的失望而已。

知道離開是解脫、因為累了、

知道時光是毒藥、也是解藥、因為看透了

只是我卻在自己最疲倦的時候、服下了毒藥、徘徊在這座城市看愛過的痕跡、不是傻、只是倔強、倔強到是傷也繼續往前走、執著的不去忘記、因為答應過不忘、然後學會用寂寞狂歡想念,然後用勞累麻痹神經、這樣、難過似乎就少一些了。

像很久以前那樣笑著、鬧著、可惜我的世界早已不是以前、流年輕薄、用遺憾填充不了不羈、空白的世界裏忽明忽滅的燈光溫暖不了空間裏殘留的冰冷、一個人、習慣不了、沒有明天、怎麼還會有以後、

像往常一樣習慣性問候、可惜住在心裏的靈魂被濁蝕了一半、再也沒有單純的愛、是時候放手、在快要深愛的時候離開、變成慣性背叛、是地球上那些無情的生物教會我的習慣、讓我學會變態的自我保護、

半醉半醒再也不會、半睡半醒不斷持續、少了酒精的催眠、一個人自我催眠、無法過的安穩、一顆心的距離不舍得穿透、捨不得去看明白、回憶城、記憶之墓、埋葬幸福的陵、

把尖銳在在記憶裏格式化、留下的是迷離的影、原以為眼淚與我無關、可以冷到不愛自己愛的人、在看過城市的夜才明白、一切的情感是夜半的霓虹閃耀的太過誘人、本以為會與房間的黑暗格格不入、關上燈才發現一切都與自己有關、

前方霧濃、灼傷心、流年若逆轉、我不願回去、時光太長、容易心醉、也容易心碎。

秋天的童畫 アリさんがいっぱい 與你美麗的相約 這相遇的緣分 我一直在不遠處,守望著ni 前世.今生 放手時一萬個優點都會成為藉口 我只是靜靜的想你 傻傻,瀟瀟灑灑 記憶裏最美的守護

創作者介紹

憶往日崢嶸歲月

w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