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0  
上初中的時候,曾經讀過俄國詩人普希金的一首詩:“假如生活欺騙了你,不要悲傷,不要心急!憂鬱的日子裏需要鎮靜,相信吧,快樂的日子將會來臨。”這首詩陪我走過了求學的歲月,不管多難,它激勵我永不放棄自己的夢想。

在孩子眼裏,生活是豐富多彩的,就像是花兒一樣美麗。我也不例外,少年時,在老家的那些日子,每天不是給豬割草,就是幫大人到地裏幹活,並沒有覺得有多苦多累,反而感到很快樂,那段日子,如今成了我人生中最美的回憶。

青春年少時,雖然沒有追求那種時髦和流行,但喜歡那種衣著得體的人,尤其是女人。記得,我的一位親戚,丈夫是個烈士,自從丈夫去世後,她獨自一人撫養一對兒女長大,每次看到她時,衣著大方得體,總是以微笑示人,到她家去做客,也是熱情招待,老少相鄰無不交口稱贊。可有一件事,讓我對她有了看法。那是放暑假的時候,我到她家去玩,剛走到她家的房後,看見她正從鄰居家的菜園裏摘了幾根黃瓜,她沒看見我,拿了黃瓜,就一溜煙回家了。我當時想:她這樣一個人,怎麼會做這種事呢?我回家告訴母親,母親說:“孩子,你要理解她,每一個人活著都不容易,尤其是沒有了丈夫的女人”.聽了母親的話,我似懂非懂。等到成年後,自己的經曆多了,才理解她了。一個失去丈夫的女人,在人前要活的光鮮,那是多麼不容易啊!而且,誰都不是聖人,那一個人心裏沒有自己的一點小秘密呢?

有人說,人生如果分成三個部分,少年,中年和老年,少年是父母的,中年是子女的,只有老年是自己的。我覺得有道理,但也過悲了。每一個年齡段,人生都是自己的,只要你腳踏實地的走。好多人常常感歎生活的無奈,還有許多文藝作品上也反映了生活的諸多艱辛和心酸,引得我這種俗人也跟著焦心,不過還好,我只是想想而已,日子該怎麼過還怎麼過。在我看來,生活就像是走路一樣,不是大路就是小路,路上免不了有坎坎坷坷,摔一跤,爬起來繼續走,在走的過程中,不管再忙,都不要忽略了沿途的風景,一邊走,一邊欣賞美景,自得其樂,那生活就不會覺得那樣苦了,累了。

人的一生,不舍的也許很多,但總結起來,無非就是,骨肉至親,三兩知已;清茶一盞,好書幾卷;看陌上煙花開遍,柳絲如煙。似水流年裏,讀書,寫字,品茶,賞花,在好多人的眼裏,那些都是文人和有錢的人嗜好,與我們普通人無關,而我,卻不這樣認為,每一個的生活都是不同的,你有你的大追求,我有我的小夢想。如果在物欲上的追求少一些,不去執意追尋自己得不到的東西,比如大房子,豪車,名宅,過簡單的生活,追求精神層次上的快樂和舒適,就像梭羅一樣,過簡單愜意的生活,那未嘗不是一種幸福。像讀書,品茶,賞花等,只要我們有興趣,每個人都可以擁有的。

我常常想:如果離開的喧囂的城市,在一個幽靜的小山裏,蓋一座小房子,春賞迎春花,夏賞荷,秋賞菊,冬賞雪,早上看日出,晚上看夕陽,吃自己種的糧食和蔬菜,喝野生的茶葉,那種日子,不是跟神仙一樣嗎?當我把我的願望告訴孩子時,孩子笑著對我說:“媽,你的願望太偉大了,常人難以達到”.那不就是我們的祖先曾經擁有的生活嗎?

中國人自古就把人分成三六九等,而生活對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不管你是幾等人,你都有自己的生活和愛好,你把日子過成什麼樣子完全取決於你自己。我看見很多幹苦力的人,他們一邊幹活一邊唱歌,很快樂的。特別讓我感動的是,我好幾次看見一個收破爛的人,坐在自己收的舊書上,一邊看,一邊笑,那種幸福的表情,讓我都有點羨慕。

在人生的長河中,雖然不泛艱難和困苦,但也處處都有美和快樂,只要我們用心,生活就像一首歌,悠遠,動聽。The stranger Erakovic loses marathon doubles match Si Qiu FIFA's landmark Israel-Palestinian talks Full support Plzen sign Czech defender Hubnik Woodman to make Black Ferns debut New constitution at NZ Cricket; Moller out Juxiang September Endlessly

創作者介紹

憶往日崢嶸歲月

w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