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發生在臺灣一個真實的故事。

有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男孩長得十分俊俏,女孩長得也不賴,十分俏皮可愛。他們倆相愛了三年,男孩每天給女孩買她最喜歡的草莓味棒棒糖給她,一日三餐都要發短信來問你吃了嗎?睡了嗎?我愛你。女孩每收到這樣的短信都會笑的合不攏嘴。他們的爸爸媽媽也特別贊成他們。但有一天,男孩因為工作加班疲勞,再加上喝了許多的酒忘記了給女孩發短信,這是他第一次一天沒有發短信給女孩。女孩特別焦急,當看到他疲勞的樣子的時候,生氣中加了一絲疼惜,但他因為困惑說出了語氣重的話,還說女孩麻煩,女孩忍著淚,捂著眼睛跑回了房屋。然後在房間大哭了一場,男孩沒有追上去。

女孩的父母看見女孩傷心難過的樣子,一時衝動打了男孩一巴掌,男孩被打醒了,他意識到他已經惹女孩生氣了,於是想進去和女孩道歉,女孩的父母也同意了。

“鑫,原諒我,我剛剛不是故意的!”男孩在女孩的房間門外哭喊著,他認為女孩再也不會喜歡他了。可他並不知道,此時的女孩正在房間裡流淚。默默地。她並不是生男孩的氣,只是傷心男孩眼中的她居然是一個負擔。她絕望了,但他沒有放棄,他還是愛女孩的。他每天都堅持在女孩的門外給女孩講笑話,女孩雖然沒有傳出笑聲,但是她已經在偷笑了。因為她感覺很甜蜜。因為女孩家住在一樓,所以她堅持不要父母送飯,爬窗戶出去買便當吃。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女孩終於被感動了,她發短信告訴男孩:你去醫院偷一包血,我就原諒你!她是想考驗他,沒想到她隨隨便便的一句話,男孩竟信以為真,他丟下手機,向醫院奔去。女孩聽見男孩離去的腳步聲,她大聲對他喊:“強,騙你的啦!我開個玩笑而已啊!”但男孩早已跑得很遠,沒有聽見女孩的呼喊。

“還是這麼莽撞。”女孩樂呵呵的躺在床上玩著手機。突然手機響了,打電話來的不是男孩,而是男孩的媽媽。“喂!”“鑫兒!快過來!閩強出事了!我們在醫院!”電話那頭傳來男孩媽媽的哭聲。女孩愣住了,整個世界變成了灰色,仿佛只有她一個人,她瘋狂的穿上自己的外套,鞋都沒有穿就向醫院狂奔。到了醫院,他看見了男孩,可男孩不再有燦爛的笑臉,他被嚴嚴實實的蓋上了一塊白布,女孩吧嗒吧嗒的流著淚,她雙手顫抖地掀開白色的布,男孩露出了他那張蒼白的臉,手上還緊緊抓著已經擠破了的血的塑膠袋和一個草莓棒棒糖。女孩輕輕接過男孩手上的棒棒糖,眼淚流在男孩的眼睛上。男孩睡著了,永遠睡著了。他在買血完後回來的路上被一輛卡車撞到,當場死亡。女孩發了瘋似地到處抓他們的衣領問:“強只是睡著了吧?他還會醒吧?他沒有死!”女孩流著淚不停的搖頭:“他沒有死,他沒有死……”在場的人不是沉默就是流淚,整個病房流露悲傷的氣息。

“鑫兒,你幸福,閩強也會幸福的,他肯定會在天堂過得很幸福。所以你不用擔心了,他會很好的……”“我不要!我不要!強,你快回來!我不要你買血給我!我要你的愛,我要你的草莓棒棒糖,你怎麼能這麼走了啊!”女孩發瘋般的喊著。她知道後悔已經晚了。

男孩死後的第二天是女孩的生日,女孩在服毒後死亡,她蹲在一個小巷子裡,就好像睡著的嬰兒一樣。她手裡抓著男孩送給他的棒棒糖。記者聽她的媽媽說,這是他和男孩第一次相遇的地方。老家的母雞 最初的暗戀 芳菲易老,馳隙流年 誰該天生對你好 身邊的死亡 不再遇見 又到秋葉飄零時 做個追夢人 信念 尋覓自我

創作者介紹

憶往日崢嶸歲月

w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