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921  
哈爾濱西客站,寬闊的廣場上,廣播裏正唱著一首憂傷的歌曲曹磊的《車站》,“火車已經進車站,我的心裏湧悲傷,汽笛聲已漸漸響,心愛的人要離散,離別的傷心淚水已滴下,站臺邊片片離愁湧入我心上,火車已經離家鄉,我的眼淚在流淌,把你牽掛在心腸,只有夢裏在相望。”婉轉低沉的歌聲,伴著飄飛的雪花,傳得很遠很遠,雪在靜靜地飄落著。潔白的雪花落在臉上,化作了冰涼的水珠,似淚水模糊了視線,朦朧了整個車站。

難道這雪花也是為你送別,而盛開在離別的時刻嗎?在風中舞動的雪花,就像此時煩亂的心情,交叉重疊在風中跳躍。你穿著黑色的風衣,站在喧鬧的站臺上,蓬起的頭發在風中顫動,匆匆的腳步,擦肩而過的身影,到處是依依不舍得目光。你的身影在偌大的站臺上,顯得是那麼的瘦小,任憑雪花落在你的身上。你可記得我們曾經的玩笑,雪花就是你掉落的相思淚,我要用雙手捧著,慢慢風幹在我的手心裏。

男人的超常能力是女人鼓勵出來的,女人的幸福是男人拼命努力出來的。你很懂得理解別人,總是樂觀的生活態度,寬容豁達的性情,總是能溫暖到心底裏,讓我感到輕松和自然。與你相識後,不管我做什麼,或者晚點了,你都能付之一笑,男人誰還能沒點事情,男人不是用來埋怨的,男人是用來理解和鼓勵的。在你面前我才體會了女人的柔情,如水般的滋潤著我的心,讓我更清醒,更充滿了激情和鬥志,豪情萬丈的去拼搏。

眼淚是苦澀的,你的心是滾熱的,我的性子急你也知道,做事不喜歡語言,做完了你在評說。而每次你都是那麼的默契,從不用言語只是一個眼神,一個示意,彼此都會心照不宣,你管這叫靈犀。你說:“真正有修養的人,會以寬容豁達的胸襟,對待周圍的每個人,包括他們的失誤和缺點。”這就是你的通情達理,你的心才會總在快樂裏,微笑裏,幸福裏。才會給別人也帶來好的心情,心裏充滿陽光到處是春暖花開,心中有大愛哪裏都是天堂。

你說:“目標就是人生的導航燈,即使是在夢中,也要朝著它走。”你總是像個引路者,像一個老師,總是在困惑時為我點亮一盞燈。“壓力它從不是單獨行動,只要出現了就好比遊走的空氣,不定時,不定點,不定量的打擊你,如果你不夠堅強,它就會徹底把你壓垮。”讓你永不翻身。人的一生,一定要負載很多的東西,痛苦,心酸,繁重的工作,喧雜的生活,都是我們無法逃避的。也只有面對了,當這一切都來的時候,不如自豪的說:“暴風雨啊,你就來得猛烈些吧,我能行的。”

就在你要臨走的時候,你還告訴我生命的過程裏為什麼要有煩惱,那是因為我們對名利的欲望看得過重,導致了煩惱的產生,要想使自己快樂,就要學會排遣莫名的惆悵和寂寞。放棄的同時,也在收獲著新的開始,學會放棄,才能減輕身心的疲憊,不要活在他人的天空下。在放棄的過程中,收獲了生活的美麗,也為自己積攢了一份從容,一份自信。

看著你驀然的一個轉身,消失在茫茫人海裏,消失在嶄新的車廂裏,那一刻我看到了你紅紅的淚眼,掩蓋在你的轉身裏。那一刻眼睛看不到人流湧動,耳朵聽不見汽笛聲聲,像一棵樹佇立在冷冷的寒風中。雪花飄落著失落,雪花飄落著傷感,多了一份牽掛,多了一份思念,多了一份記憶,多了一份期盼,還多了一份心底的珍藏。

默默地目送著你走遠,只剩下我和飄雪的車站,讓我一個人空落落的孤單,心裏一遍又一遍的劃過你的容顏,曾經的一幕一幕,都留在文字裏留在心裏面。雪下得很大,也許是今年最後一場雪了,到處是白茫茫一片,只剩下長長的站臺,寂寞的等待,數著雪花一片一片……一念起,一念落 今日は県庁の辺りにいました ネプリーグ 応募は巷で話題になっているみたいです 。 戒煙——告別依賴 寄思念於梢月。 中秋夜思 幽靜路燈下的過往 秋日回家 拾掇人生,擱淺記憶 秋天裏的夏天

w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820  
上初中的時候,曾經讀過俄國詩人普希金的一首詩:“假如生活欺騙了你,不要悲傷,不要心急!憂鬱的日子裏需要鎮靜,相信吧,快樂的日子將會來臨。”這首詩陪我走過了求學的歲月,不管多難,它激勵我永不放棄自己的夢想。

在孩子眼裏,生活是豐富多彩的,就像是花兒一樣美麗。我也不例外,少年時,在老家的那些日子,每天不是給豬割草,就是幫大人到地裏幹活,並沒有覺得有多苦多累,反而感到很快樂,那段日子,如今成了我人生中最美的回憶。

青春年少時,雖然沒有追求那種時髦和流行,但喜歡那種衣著得體的人,尤其是女人。記得,我的一位親戚,丈夫是個烈士,自從丈夫去世後,她獨自一人撫養一對兒女長大,每次看到她時,衣著大方得體,總是以微笑示人,到她家去做客,也是熱情招待,老少相鄰無不交口稱贊。可有一件事,讓我對她有了看法。那是放暑假的時候,我到她家去玩,剛走到她家的房後,看見她正從鄰居家的菜園裏摘了幾根黃瓜,她沒看見我,拿了黃瓜,就一溜煙回家了。我當時想:她這樣一個人,怎麼會做這種事呢?我回家告訴母親,母親說:“孩子,你要理解她,每一個人活著都不容易,尤其是沒有了丈夫的女人”.聽了母親的話,我似懂非懂。等到成年後,自己的經曆多了,才理解她了。一個失去丈夫的女人,在人前要活的光鮮,那是多麼不容易啊!而且,誰都不是聖人,那一個人心裏沒有自己的一點小秘密呢?

有人說,人生如果分成三個部分,少年,中年和老年,少年是父母的,中年是子女的,只有老年是自己的。我覺得有道理,但也過悲了。每一個年齡段,人生都是自己的,只要你腳踏實地的走。好多人常常感歎生活的無奈,還有許多文藝作品上也反映了生活的諸多艱辛和心酸,引得我這種俗人也跟著焦心,不過還好,我只是想想而已,日子該怎麼過還怎麼過。在我看來,生活就像是走路一樣,不是大路就是小路,路上免不了有坎坎坷坷,摔一跤,爬起來繼續走,在走的過程中,不管再忙,都不要忽略了沿途的風景,一邊走,一邊欣賞美景,自得其樂,那生活就不會覺得那樣苦了,累了。

人的一生,不舍的也許很多,但總結起來,無非就是,骨肉至親,三兩知已;清茶一盞,好書幾卷;看陌上煙花開遍,柳絲如煙。似水流年裏,讀書,寫字,品茶,賞花,在好多人的眼裏,那些都是文人和有錢的人嗜好,與我們普通人無關,而我,卻不這樣認為,每一個的生活都是不同的,你有你的大追求,我有我的小夢想。如果在物欲上的追求少一些,不去執意追尋自己得不到的東西,比如大房子,豪車,名宅,過簡單的生活,追求精神層次上的快樂和舒適,就像梭羅一樣,過簡單愜意的生活,那未嘗不是一種幸福。像讀書,品茶,賞花等,只要我們有興趣,每個人都可以擁有的。

我常常想:如果離開的喧囂的城市,在一個幽靜的小山裏,蓋一座小房子,春賞迎春花,夏賞荷,秋賞菊,冬賞雪,早上看日出,晚上看夕陽,吃自己種的糧食和蔬菜,喝野生的茶葉,那種日子,不是跟神仙一樣嗎?當我把我的願望告訴孩子時,孩子笑著對我說:“媽,你的願望太偉大了,常人難以達到”.那不就是我們的祖先曾經擁有的生活嗎?

中國人自古就把人分成三六九等,而生活對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不管你是幾等人,你都有自己的生活和愛好,你把日子過成什麼樣子完全取決於你自己。我看見很多幹苦力的人,他們一邊幹活一邊唱歌,很快樂的。特別讓我感動的是,我好幾次看見一個收破爛的人,坐在自己收的舊書上,一邊看,一邊笑,那種幸福的表情,讓我都有點羨慕。

在人生的長河中,雖然不泛艱難和困苦,但也處處都有美和快樂,只要我們用心,生活就像一首歌,悠遠,動聽。The stranger Erakovic loses marathon doubles match Si Qiu FIFA's landmark Israel-Palestinian talks Full support Plzen sign Czech defender Hubnik Woodman to make Black Ferns debut New constitution at NZ Cricket; Moller out Juxiang September Endlessly

w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發生在臺灣一個真實的故事。

有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男孩長得十分俊俏,女孩長得也不賴,十分俏皮可愛。他們倆相愛了三年,男孩每天給女孩買她最喜歡的草莓味棒棒糖給她,一日三餐都要發短信來問你吃了嗎?睡了嗎?我愛你。女孩每收到這樣的短信都會笑的合不攏嘴。他們的爸爸媽媽也特別贊成他們。但有一天,男孩因為工作加班疲勞,再加上喝了許多的酒忘記了給女孩發短信,這是他第一次一天沒有發短信給女孩。女孩特別焦急,當看到他疲勞的樣子的時候,生氣中加了一絲疼惜,但他因為困惑說出了語氣重的話,還說女孩麻煩,女孩忍著淚,捂著眼睛跑回了房屋。然後在房間大哭了一場,男孩沒有追上去。

女孩的父母看見女孩傷心難過的樣子,一時衝動打了男孩一巴掌,男孩被打醒了,他意識到他已經惹女孩生氣了,於是想進去和女孩道歉,女孩的父母也同意了。

“鑫,原諒我,我剛剛不是故意的!”男孩在女孩的房間門外哭喊著,他認為女孩再也不會喜歡他了。可他並不知道,此時的女孩正在房間裡流淚。默默地。她並不是生男孩的氣,只是傷心男孩眼中的她居然是一個負擔。她絕望了,但他沒有放棄,他還是愛女孩的。他每天都堅持在女孩的門外給女孩講笑話,女孩雖然沒有傳出笑聲,但是她已經在偷笑了。因為她感覺很甜蜜。因為女孩家住在一樓,所以她堅持不要父母送飯,爬窗戶出去買便當吃。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女孩終於被感動了,她發短信告訴男孩:你去醫院偷一包血,我就原諒你!她是想考驗他,沒想到她隨隨便便的一句話,男孩竟信以為真,他丟下手機,向醫院奔去。女孩聽見男孩離去的腳步聲,她大聲對他喊:“強,騙你的啦!我開個玩笑而已啊!”但男孩早已跑得很遠,沒有聽見女孩的呼喊。

“還是這麼莽撞。”女孩樂呵呵的躺在床上玩著手機。突然手機響了,打電話來的不是男孩,而是男孩的媽媽。“喂!”“鑫兒!快過來!閩強出事了!我們在醫院!”電話那頭傳來男孩媽媽的哭聲。女孩愣住了,整個世界變成了灰色,仿佛只有她一個人,她瘋狂的穿上自己的外套,鞋都沒有穿就向醫院狂奔。到了醫院,他看見了男孩,可男孩不再有燦爛的笑臉,他被嚴嚴實實的蓋上了一塊白布,女孩吧嗒吧嗒的流著淚,她雙手顫抖地掀開白色的布,男孩露出了他那張蒼白的臉,手上還緊緊抓著已經擠破了的血的塑膠袋和一個草莓棒棒糖。女孩輕輕接過男孩手上的棒棒糖,眼淚流在男孩的眼睛上。男孩睡著了,永遠睡著了。他在買血完後回來的路上被一輛卡車撞到,當場死亡。女孩發了瘋似地到處抓他們的衣領問:“強只是睡著了吧?他還會醒吧?他沒有死!”女孩流著淚不停的搖頭:“他沒有死,他沒有死……”在場的人不是沉默就是流淚,整個病房流露悲傷的氣息。

“鑫兒,你幸福,閩強也會幸福的,他肯定會在天堂過得很幸福。所以你不用擔心了,他會很好的……”“我不要!我不要!強,你快回來!我不要你買血給我!我要你的愛,我要你的草莓棒棒糖,你怎麼能這麼走了啊!”女孩發瘋般的喊著。她知道後悔已經晚了。

男孩死後的第二天是女孩的生日,女孩在服毒後死亡,她蹲在一個小巷子裡,就好像睡著的嬰兒一樣。她手裡抓著男孩送給他的棒棒糖。記者聽她的媽媽說,這是他和男孩第一次相遇的地方。老家的母雞 最初的暗戀 芳菲易老,馳隙流年 誰該天生對你好 身邊的死亡 不再遇見 又到秋葉飄零時 做個追夢人 信念 尋覓自我

w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