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2  
寫下這段題目是因為陌生真的可以美麗。。。             


讓我來講給你聽:


鋼筋水泥的盒子關住不羈的心,每天不停的工作工作,忙碌忙碌。這個周末決定不再計劃,不再安排滿滿的勞動與聚會,只要放飛心情在早春微寒的陽光裏飄~ 飄到那裏早已在心裏盤算了許多回了,就是那個每天上班從車窗裏望見的那個園子。


進得園來有象傘一樣張開的樹,有一陣風似的呼啦啦開了一片的糾纏在一起的不知叫什麼名的黃色花的荊棘,有粉粉的梅;望過去草地已蓬勃的綠起來,紫紫的小花星星零落。在園子裏來來回回走了幾個圈,最終還是選定園中亭邊池子矮矮的臺階坐下來,背後是亭子,面前就是那片青青的草地,陽光照在背上暖洋洋的,所有的心事都化的輕飄飄沒有份量。


正心馳神往不知何處時,背後紛飛有力的腳步撒了一片落在草地上,潮水一般十多人湧來,這寧靜的空氣立即就熱鬧起來,一群年輕人個個朝氣蓬勃神彩弈弈。眉頭皺了皺,沒不是他們要吵吵鬧鬧不讓我清靜?!


“十二個人,分成兩隊,誰在這邊?”一個似頭兒的男生說話了,原來是要踢足球的,一隊人就分成兩隊。


“那一隊!把袖子挽起來,區分開好認啊~”


“好。。。”好幾個年青人就回應著


各自找到位置,選了草地相對的四棵樹做了球門,戰勢就拉開了。心被這力量吸引,不由自主的關注起他們的行動。球踢得很不專業,總是引發陣陣的爆笑,我不由自主跟著他們大聲的笑,忘記了我和他們的陌生。


或著像這樣沒遮沒攔的直面相對、無所顧忌,使這些男孩子們也忽視了性別與陌生的距離。這個“一呼百應”的人走近的時候圓了我的疑惑——他是他們的隊長,叫趙。這個新成立不久的球隊還很稚嫩,沒有專業的教練,只做健身。


“啊呀!笨死了!”“蠢!球是給誰傳呢?!”連我這個絕對的不球迷都覺得球踢得太不象個樣子,忍不住要嚷兩聲以泄胸中的鬱悶,進球的時候也會不由自主的跟著歡呼。趙的眼神隨著我的聲音飄過來,那額角的一縷纖發蕩在眉間,有一點頑皮,一點不羈。這個時候也會覺得自已的失態,躊躇著想還是走遠一點好吧。


“嗨!喜歡看球?”聲音朗朗的,大大的眼睛裏滿是笑意,還有一絲不易查覺的靦腆,可以看出來在我這個新朋友面前他的肆意還是收斂起來的。桐生祥秀は気になります。 愛的狂想 保送的故事 英雄的猜想 畢業那個炎夏 朝マック マクドナルドが話題のようですね。 あなたはまた一回遅い 出身寒門的大學生 那個陪我走過半生的人 出水芙蓉舞清韻

w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