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師兄說我的想法很可怕,我卻怎麼也不會想到雨尋會和我有同感,那一天,我笑著對她說:如果可以,我真想大病一場。

她驀地笑起,滿臉驚訝:你怎麼會和我有一樣的想法,我偶爾也這樣想。

直到我真的開始咳嗽,咳到上氣接不到下氣,咳到眼冒金星,咳到連說話也開始沙啞的時候,我才知道我那想法有多幼稚,有多荒唐。軍戳我的腦袋:吃藥去,要不然我拖你上醫院。

做什麼都可以,千萬別和我提醫院,我生平最討厭就是打針吃藥,蘇蘇逮著機會總會笑我:老媽,你羞不羞,怎麼也哭?是,那尖銳的針頭,那冰入骨髓的藥水,不要說扎入我的身體,只看見只聞到,我就會開始紅著眼,止也止不住想要流下的淚水。

只是最常見的小病小痛就這樣讓人感覺索然無味和渾身的不舒服,若是大病,又將如何?就在半個多月前,我親眼目睹了婆婆腿上的帶瘡皰疹從開始發作,一直到留下後遺症所經歷的疼和痛,那份劇烈,那份揪心,那份灼熱,用怎樣的詞語來形容?不能睡,無食慾,我幾乎在一夜之間看到了她的蒼老,那一刻,我真的什麼都不乞求,我只全心祈願她能少一份疼痛,能夠,健健康康。

一如今天,雨尋從醫院看她母親回來後也真真對我說了一句:哪怕我吃的只是青菜蘿蔔,我穿的只是粗布舊衣,我也想要健康的身體。

對著她,我紅了臉,我笑,一邊咳嗽,一邊說:健康是福!這瞬間,我彷佛真的無所欲無所希求了,我只要我們都無恙。

這是清歡。

忽視日出日落沒關係,忽視花開花謝也沒關係,可是,我們怎可以忽視我們自己,常聽人說照顧好自己,天冷加衣,便是清淺的歡喜。

二師兄說我的想法很可怕,我卻怎麼也不會想到雨尋會和我有同感,那一天,我笑著對她說:如果可以,我真想大病一場。

她驀地笑起,滿臉驚訝:你怎麼會和我有一樣的想法,我偶爾也這樣想。

直到我真的開始咳嗽,咳到上氣接不到下氣,咳到眼冒金星,咳到連說話也開始沙啞的時候,我才知道我那想法有多幼稚,有多荒唐。軍戳我的腦袋:吃藥去,要不然我拖你上醫院。

做什麼都可以,千萬別和我提醫院,我生平最討厭就是打針吃藥,蘇蘇逮著機會總會笑我:老媽,你羞不羞,怎麼也哭?是,那尖銳的針頭,那冰入骨髓的藥水,不要說扎入我的身體,只看見只聞到,我就會開始紅著眼,止也止不住想要流下的淚水。

只是最常見的小病小痛就這樣讓人感覺索然無味和渾身的不舒服,若是大病,又將如何?就在半個多月前,我親眼目睹了婆婆腿上的帶瘡皰疹從開始發作,一直到留下後遺症所經歷的疼和痛,那份劇烈,那份揪心,那份灼熱,用怎樣的詞語來形容?不能睡,無食慾,我幾乎在一夜之間看到了她的蒼老,那一刻,我真的什麼都不乞求,我只全心祈願她能少一份疼痛,能夠,健健康康。

一如今天,雨尋從醫院看她母親回來後也真真對我說了一句:哪怕我吃的只是青菜蘿蔔,我穿的只是粗布舊衣,我也想要健康的身體。

對著她,我紅了臉,我笑,一邊咳嗽,一邊說:健康是福!這瞬間,我彷佛真的無所欲無所希求了,我只要我們都無恙。
  
這是清歡。

忽視日出日落沒關係,忽視花開花謝也沒關係,可是,我們怎可以忽視我們自己,常聽人說照顧好自己,天冷加衣,便是清淺的歡喜。

冬日,有暖暖的陽光,朝北的屋子終究只遠遠看著它的溫暖,真想坐到陽光下面去,曬著太陽,然後和人嘮嘮叨叨一些生活的瑣碎,心裡怎會不生一些淡淡的歡喜?

終是沒有這樣的時光,工作的奔忙已經讓我丟棄了太多想要做的事,譬如聽著音樂敲著字,譬如看著電視打著毛衣,再譬如走一走屋前的那條小路,看梧桐樹如何蓊鬱如何金黃如何讓它的葉子寫滿風的憂傷……

日子原本不是童話,我一直知道,再辛苦也要走腳下的路,記得按時三餐,記得天冷加衣,塵世裡的煙火生活就是這樣瑣碎,這樣繁瑣。

那天,我問雨尋,這世界上有你恨的人或事嗎?

她瞇著眼睛看我,好半天答不出來,我再問她,她說,我在想啊,可是,我居然想不起來,我只有想見的人和想做的事。
  
何等聰明的雨尋!在她回答的那一瞬間,我猛然醒悟,這世上,我們一直在經歷一些事,一直在經過一些人,如果我們用很久很久的時間去記恨一些事一些人,那隻是給自己的思想上了沉重的枷鎖,何不去記他們的好?何不去祝他們好?何不用那寶貴的時間去憧憬,去嚮往?

總有想見的人,總有想去的地方,總有想做的事情,即使在忙碌的工作間隙,也可以聽一首想听的歌,喝一杯滴滴香濃的咖啡,不是嗎?

其實心就像一所房子,再大,把什麼都塞進去,不打理,總有一天會凌亂不堪,心也要經常梳理的,記一些美好的東西,裝我愛的人,薄涼世界裡再怎樣繁忙和勞累,那些屬於光陰的故事,依舊會滿溢溫情。
  
這是清歡。
  
忙著,快樂著。

w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