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老人正抬起頭。我心頭一顫︰這不是油畫《父親》的翻版嗎?瞧那一道道刀刻般的深深皺紋和充滿滄桑的臉……  
    “你是北京來的作家?”老人直起身子,那張黑黝黝的臉盤頓時綻出那憨濃的歉意︰“看看,我嘛沒干,又讓上面重視了。”  
    老人家原來是個一開口就叫人能見得著底的人哪﹗  
    “可你這陣來看我啥都不像了……”老人顫微著身體,皺起眉頭,指指點點地對我說,“以前我在這兒有13個小賣鋪,前陣子政府號召要整治車站、街道環境,我們這些小賣鋪、小亭子都得拆掉。我是勞模,當了幾十年的老勞模,得帶頭附應政府的號召呀,所以我就讓政府先拆了我的這些小賣鋪。13個小鋪哩,他們那天來了三十幾輛車、100多號人哪,拆了近一天,全給拆掉了。現下我就成了這個樣,一點不像樣,以前可不是這樣的,生意好著呢﹗”  
    老大爺還是個做過大生意的人呢,這也是我沒想到的。  
    “哎,以前生意大著呢。”老人一提起這,頓時神情飛揚起來。他說他這兒是前些年張立昌市長親自給批的一塊地用來讓他建小亭子,賣些水果、包子什麼的。“我是老勞模,嘛事就得想多為國家做點事,多做點貢獻。你等著,我給你看看材料……”  
    老人轉身鑽進那個小棚棚,很吃力地拎出四個塞得滿滿的包包給我看。“都是材料,寫我的,還有照片。好多好多呢。我當勞模十幾年,你想十幾年了給我寫的材料有多少﹗多去了,家裡還有好多好多……”質樸的老人拿起一張張縐巴巴的、早已發黃了的各式各樣有關介紹他的報紙和新聞圖片,如數家珍似的給我看,那張滄桑的臉上裸露著一種童真般的笑容。而我正是從這些早已發黃和模糊了的點點滴滴材料上,了解了這位蹬三輪車老人那令人俯首稱頌的事──  白芳禮老人生於1912年,祖籍河北滄縣白賈村,祖輩貧寒,他從小沒念過書,如今也不認得幾個字。1944年,因日子過不下去逃難到天津,流浪幾年後當上了一名賣苦力的三輪車車夫。從那起,他一跨上三輪車就沒停過,一直到50多年後的今天。解放後的白芳禮,靠自己兩條腿成了為民眾服務的勞動模範,也靠三輪車拉扯大了自己的4個孩子,其中3個上了大學。從小不認字的老人,對自己能用三輪車滾出的一條汗水路上,把自己的子女培養成大學生是件最欣慰的事。1986年,相當於繞地球蹬了幾十圈的74歲老人正準備告別三輪車時,一次回老家的過程使他改變了主意,並重新蹬上三輪,開始了新的生命歷程。  
    娃兒,大白天的你們不上學,在地裡泡啥?老人在莊稼地裡看到一群孩子正在干活,便問。娃兒們告訴這位城裡來的老爺爺,他們的大人不讓他們上學。這是怎么回事﹗老人找到孩子的家長問這是究竟為啥。家長們說,種田人哪有那麼多錢供娃兒們上學。老人一聽,心裡像灌了鉛,他跑到學校問校長,收多少錢孩子們上不起學?校長苦笑道,一年也就百兒八十的,不過就是真的有學生來上學,可也沒老師了。老人不解,嘛沒老師?校長說,還不是工資太少,留不住唄。老人頓時無言。  
    這一夜,老人輾轉難眠︰家鄉那麼貧困,就是因為莊稼人沒知識。可現今孩子們仍然上不了學,難道還要讓家鄉一輩輩窮下去?不成﹗其它事都可以,孩子不上學這事不行。  
    “有件事跟你們說一說︰我原打算回老家養老享清福,可現下改變主意了,我要回城重操舊業。”家庭會上,白芳禮老人當著老伴和兒女們宣佈道︰“另一件事是,我要把以前蹬三輪車攢下的5000塊錢全部交給老家辦教育。這事你們是贊成還是反對都一樣,我主意已定, 日本菜Team Building, Management Training, Leadership Training, Corporate Training, 管理課程, 企業培訓, 團隊精神日本菜,日本料理, 壽司,刺身, 鮭魚,居酒屋,日本料理放題,天婦羅,日本料理office furniture電腦用品牙齒美容, 深圳牙醫, 牙齒護理,牙齒漂白, 蛀牙, 脫牙, 假牙, 補牙, 洗牙, 箍牙, 鑲牙誰也別插杠了﹗”  

w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