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生長在中南部地區,來東海岸的波士頓求學,面臨的是一種鄉鎮文化與都市文化的衝突,她沒有想到,哈佛對她來說,不僅是知識探索

的殿堂,也是文化融合的熔爐。
  她身材瘦小,長相平常,多年來唯一的精神補償就是學習出色。可眼下,面臨來自世界各地的“學林高手”,她已再無優勢可言。
  她長相平庸,學習又平庸,這就徹底打破了她多年的心理平衡點,使她陷入了空前的困惑中。她悲嘆自己來哈佛是個錯誤。可她忘了,多

年來,正是這個哈佛夢在支撐著她的精神。她雖然戰勝了許多競爭對手進入哈佛大學求學,卻在困難面前輸給了自己的妄自菲薄。
  她怨的全是別人,嘆的全是自己。難怪她會在哈佛有自卑的感覺。她只有跳出往日光輝的“怪圈”,全身心投入“新世紀”,才能重新振作起

來。
  總而言之,麗莎的問題核心就在於︰她往日的心理平衡點徹底打破了,她需要在哈佛大學建立新的心理平衡點。
  為此,心理醫生對她採取了三個咨詢步驟。
  第一個步驟是幫助她宣泄不良情緒,調整她的心態,使她能夠積極地面對新生活。
  麗莎陷入自卑的沼澤中,認定自己是全哈佛最自卑的人,這說明她過於擴大了自己精神痛苦的程度,看不到自己在新環境中生存的價值。

所以心理醫生一方面承認她當前面臨的困難是她人生中前所未有的,所以她反映出來的情緒也是很自然的。同時,心理醫生告訴她,對哈佛的

不適應,產生種種焦虛與自卑回應,這在哈佛很普遍,並非她是一個人。這使麗莎產生了“原來很多人也和我一樣啊”的平常感。
  第二個步驟是竭力引導麗莎把比較的視野從別人身上轉向自己。麗莎的自卑是在與同學的比較中形成的,她感到自己處處不如別人,事事

都不順心,因而覺得自己好像是天鵝群中的丑小鴨。她在來哈佛大學前,學習成績一直很好,但到哈佛後最好的成績只不過是4分。
  以前,從來都是別人向她請教,但現下,卻是她要經常向別人請教。因此,麗莎當初那份引以為自豪的自信已蕩然無存。原先,麗莎一直

是教師心目中的得意門生,校園裡的風雲人物,眾人羨慕的對象。可如今,她已成為校園裡最不起眼的人物。
  這一系列的心理反差,Electronics Wholesale 室內設計 Interior Design seo 搬屋公司 台灣論壇 搬屋公司 貨倉| office furniture| 網頁設計| china wholesale office furniture 天空部落格 貓貓大眾論壇 網絡工程 貨架夾| 時尚精品 | 宣傳禮品| 廣告禮品 家務助理 室內設計 深圳租车 室內設計 ZenCart Templates 日本ニュ-ス 泰拳 eFax| Email to fax|使麗莎產生了自己是哈佛大學多餘的人的悲嘆。她沒有意識到,自己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心理反差,是因為以往與同

學的比較中,她獲得的盡是自尊與自信;但現下與同學的比較中,她獲得的盡是自卑與自憐。
  所以,心理醫生竭力讓麗莎懂得在新的環境裡,學會多與自己比,而不與別人比。如果一定與別人比的話,還要透視到別人在學習成績、

意志等方面不如自己的一面。
  接下來,心理醫生開始幫助麗莎採取具體行動,理清學習中的具體困難,並製定相應的學習計畫加以克服和改進。同時,讓麗莎參加了一

個哈佛本科生組成的學生電話熱線,讓麗莎在幫助別的同學的同時,也結交了不少新的知心朋友,更重要的是,麗莎在幫助他人的過程中,重

新感到自信心在增長,感到哈佛大學需要她,她不再是哈佛大學多餘的人了。  

w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孩子經濟成本的影響原素
  對孩子經濟成本影響原素的多元回歸分析結果顯示,子女的性別與總經濟成本無顯著相關,也就是說,無論是男孩還是女孩,家庭所支出的費用都差不多。這或許與絕大多數家庭只有一個子女,且上海父母的養兒防老、傳宗接代意識淡化不無關係。子女年齡越大,父母經濟負擔越重也表明,孩子接受高學歷教育費用的昂貴。
  父母教育程度與子女的經濟成本無顯著相關,這可能與不同階段子女所需費用相異、而父母即使自己教育程度不高,也依然會盡力滿足子女所需,設法給予子女最好的成長環境。
  父母頭班層次和薪金收入越高,撫養子女所花費的經濟成本也越大,尤其是年收入對經濟成本的影響程度為最大。這或許表明,孩子經濟成本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父母的支付能力。而親屬的經濟支援也推助了孩子的消費水準(見表7)。
  四、結論與提議
  在全面描述和分析孩子成本和效用的基礎上,我們將對今後人口少生、優育的前景以及孩子經濟成本的架構優化進行探討。
  (一)撫養成本高昂,超生和性別選擇更遠離上海
  在眾多省市濫用B超擇男生育、導致性別比嚴重失調(劉鴻雁等,1998;蘇榮掛,2003;於弘文,2003;朱楚珠等,2003;陳兆鈞等,2004)的大環境下,上海育齡男女的生育觀已發生顯著變化,人口的自然成長率自1993年以來已連續11年呈下降趨勢,計畫生育率達99.2%(上海市統計局,2004)。本研究的有關統計數據也顯示,受訪家庭的超計畫生育的僅占1.1%,計畫生育率為98.9%。從對象回答“假如您的孩子不是目前性別的話(目前如是男孩的話詢問如是女孩),會對您和您的家庭產生什麼影響”的詢問結果看,父母認為如是女孩的話,會對自己的身體健康、心理滿足和事業發展/收入增加有更多的積極影響,或認同如是男孩的話更麻煩、更操心的較多些。
  從受訪者對兒、女評價的差異也表明,父母對女孩的思想品德、心理素質、學業成績以及與父母的溝通和關係打分都顯著高於男孩,對女兒在外學壞或因表現欠佳產生的失敗感也顯著少於男孩。據上海市人口和計畫生育委員會對20 649名18-30歲年輕人的調查結果也顯示,受訪生育子女的平均數為1.1個,其中生育1個孩子的占81.5%,生育2個占13.7%,生育3個及以上的占0.4%,不打算生育孩子的占4.5%  。上海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的最新研究也表明,20-30歲未婚青年對“我結婚後不想要孩子”持基本肯定態度的占20.2%(非常肯定的僅占5.6%),其中擔心“孩子牽涉精力太多影響工作”的比重為最高,達71%,其次是“孩子影響夫妻自由”,占64%,再次是“孩子的撫育成本太高”,有49%,然後為“無須靠孩子養老”,占36%,有28%認為“生孩子會影響自己/妻子身材”(李煜等,2004)。  
  附(4)  
  生養孩子的經濟成本尤其是教育成本急劇上升,加上撫育男孩的心理成本更大等現實,也將成為上海人少有男孩偏好的理性選擇基礎。故從總體趨勢預測,新婚夫婦超計畫生育和人為選擇出生人口性別的現象在上海不會突現。然而,由於1980年代人口出生率較高期  誕生的年輕人正進入婚戀期(他們大多數為獨生子女),且計畫生育政策經過微調後不再鼓勵“丁克”家庭,夫妻雙方均為獨生子女的可生育第二胎,並不再有間隔4年後再生育第二胎的限制,因此,上海可能面臨新一輪的人口高出生率。
  (三)優化經濟成本架構,提升單位成本效益
  相關分析結果表明,家庭的經濟付出與孩子的學業成績、心理素質、身體健康和社會適應能力之間並未呈顯著的正相關,也就是說,並非在子女身上投入的經濟成本越高,對子女健康成長和全面發展越有利,父母善於與孩子溝通、交流,並注重培養孩子的社會適應能力等顯然更為重要(見表10)。
  不少家長出於對子女學業成績和升入重點學校的期望過高,或過於溺愛,在擇校、家教/補習、購買名牌服裝以及過生日等項目上,超出自己能力而不惜重金的高投入,但未必取得與之相對應的高回報。一些基礎較差的學生進入重點學校後,不僅無法適應並跟上快節奏/高難度的課程教學,反而增加了壓力、沮喪和失敗感。而另一些子女在名牌大學畢業且工作單位滿意的家長則強調︰從未給孩子請過家教、上過補習班,而是從小帶他/她多活動、多參觀、多與人交往,和孩子多溝通、交流,培養孩子的觀察、表達能力和自理能力,激發他/她的自信心、求知欲和學習興趣,使孩子有較強學習自覺性、自控能力和社會適應性。之後,自己在孩子身上也可以少花些功夫,減少些一般父母常有的心理壓力和擔憂。這些成功父母的教育經驗給予我們以啟示︰經濟上的高成本對不同孩子的成效具有差異性,高經濟成本不是萬能的而且是可以替代的;從小在孩子身上多花些時間、投入更多的感情和素質教育成本,往往會取得事半功倍的積極而長遠的效果。因此,設法改善孩子撫育成本的架構,以較少的成本獲得更多的回報或許是一個理性的選擇。 鑑於獨生子女家長普遍存在的對孩子成才的期望過高、經濟成本投入架構不甚合理、重考試成績輕綜合素質的養成教育,以及父母個體的心理壓力和焦慮的現實狀況,需要強化家長本身的再教育。因此,大眾傳媒、家長學校或心理治療等服務領域,應適當增加相關的父母心理健康、教育理念和方法等宣傳、培養訓練、速遞服務公司 中港快遞 速遞服務 Courier Service Express 中港快遞, 中港速遞,Courier汽車維修| 汽車保養| 驗車服務| 汽車美容| 汽車電池 貨架夾| 時尚精品 | 宣傳禮品| 廣告禮品 家務助理 uusee 網路電視 講座和咨詢等多層面、個性化的服務,使更多的家長改變將高經濟成本與子女成材劃等號的偏頗理念,在撫育子女的實踐中優化經濟成本架構(比如減少擇校、贊助、降分錄取費和過高的家教、補課、生日慶賀等費,增加參觀各種博物館、美術館、科技館和參與各種課外興趣、養成動手能力等活動費用),提升單位成本的效益(比如引導孩子將有限的上網費使用在獲取有益、可用的訊息上,或以較少的零花錢購買工具、材料,在干中學以得到更多的經驗和樂趣),或鼓勵子女以勞代逸、透過勤工助學等模式獲取部分學雜費及零花錢。
  (三)完善相應制度,體現教育公平
  在對生養孩子的各類成本進行估算和分析的過程中,我們發現教育成本的速增,使不少家長尤其是因下崗、提前退休、病殘、家庭變故等原因導致經濟拮據者負載沉重、焦慮頓生。為此,政府應增加教育投入,學校不宜將所有經濟成本都轉嫁給學生,以有效遏止受教育尤其是接受高等教育成本的不斷增長,使經濟拮據家庭無奈放棄孩子的升學期盼。 同時,還須進一步完善獎學金、助學債款、勤工助學、特殊困難補助和學費減免等制度,以保障貧困學生與其他家庭的子女享受同等受教育的權利。調查中發現一些經濟拮據的家庭不願接受學費減免、困難補助,主要源於強烈的自尊心。處於弱勢地位者往往比一般人更敏感、脆弱,更渴望人格的平等,因此,學校除了應推行人性化服務,以保護家境困難學生的隱私和維護孩子自尊、呵護孩子心靈外,還須對學生進行平等、互助的教育,以消除對家境困難學生的歧視,並盡其所能伸出援助之手,給予弱勢同學更多的愛。 關於勤工助學的導向和模式也有可改進之處,如報載某大學勤工助學徵人會上,圖書管理員、產業集團助理、學生公寓協管員等“白領”崗位異常走俏,而單車棚值班員、樓道清潔工則無人問津,且大多數貧困學生未提出申請  ,但這不能僅歸咎於學生缺乏吃苦耐勞精神,還在於學校在發布徵人訊息時,既未對學生進行相關的教育,又未根據市場需求,降低相對輕鬆又趨之若騖的職位的酬勞,而提升辛苦吃力又少人問津的崗位報酬和地位。更何況,一些家境困難的學生更顧忌自己在從事低層次勞務時,遭遇那些穿著入時的同齡人的冷眼和諷譏,甚至你在前面掃、他在後面故意扔廢棄物的惡作劇。因此,學校和社會不僅要強化勞動不分貴賤的教育,還須在消除對弱勢學生的歧視、給予他們更多人文關懷上做出努力,以改善他們的生存和發展環境,更好地體現教育公平。

w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研究結果
  (一)孩子經濟成本的特徵及其轉型期的變化
  按照以往的研究,1986年北京城鄉0-16歲未成年人口的家庭投資分別為17 046元和10 520元(馮立天等,1987)。1995年陝西咸陽農村地區0-16歲孩子的經濟成本在3萬元左右(朱楚珠等,1996),廈門市0-16歲孩子的撫養費總計為119 829元,其中教育費為17 573元,占總費用的14.67%(葉文振,1998)。近年來撫養孩子的經濟成本迅速增長並呈架構性變化。  
  附(2)  
  1、孕產期的直接和間接成本差異較大
  據104位2000年7月後生育孩子的被訪估算,自妻子懷孕到生育期間,戶均共花費13 000元。其中住院生育費為最高,人均近5 000元,其次是營養費和孕產期檢查費,人均都在3 000元左右。但從較高的標準差來看,不同家庭的差異仍較大,比如,住院生育費的標準差為±31 300元,最低僅1 000元,最高則達20 000元;懷孕/生育期營養費的標準差高達±37 200元,最低為0,最高達20 000元(見表1)。
  由於61%的妻子享受醫療和孕產福利保障/生育保險(人均約為2 100元±2 300元,最高達10 800元),因此,實際上家庭支付的各項孕產期費用人均11 000元左右。此外,孕育孩子的間接經濟成本也不可低估,正在哺乳期的母親自懷孕以來因請假、產假或退職等的間接經濟損失人均為10 800元(其中最高達15萬元),丈夫的間接損失為人均800元(最高4.8萬元)。即使不計此後的間接經濟損失,孕育一個孩子的總經濟成本已平均高達2萬元以上,但個體差異仍十分顯著,最低的僅為3800元,最高的近16萬元。
  在子女成長過程中的家庭支出在不同階段以及不同項目的差異均較大,概括而言,父母所付出的經濟成本具有如下特徵︰
  2、教育成本在孩子總經濟成本中的比重驟升
  子女教育費在近年猛長的趨勢已是不爭的事實,本研究對子女各類費用架構的分析結果顯示,用於子女學校教育、補課/培養訓練/家教/書報/文具等費占子女總支出中的比重總體上僅低於飲食/點心/營養費,其中自子女就讀高中起,教育費(包括補課/培養訓練/家教/書報/文具等費)在子女總支出中的比重已超過飲食/點心/營養費,直至不在讀才顯著下降(見表2)。
  與以往研究結果相比,本研究的教育成本自幼托班起占子女所有花費中的比重在22-41%之間,可以說增長速度飛快。表2的統計結果表明,學前教育的花費顯著高於中國小義務教育,幼托班的年學雜費人均4 600元,而支出6 000元及以上的占26%,最高的達23 000元以上。不少父母為了子女能受到較好的早期教育,不惜花費較高的經濟成本,其中也有些父母因競爭激烈、工作繁忙而將子女送到寄宿製全托班,故收費也相應較高。
  調查中不少家長較集中地表示了對學校尤其是高等院校收費過高的質疑和擔憂。一些被訪反映,住宿費由家長負擔也就罷了,但現下連水電費也全轉嫁給學生,不給水喝,非讓買淨水;想直接考英語四級還不行,非讓學生付費先考三級硬賺錢;不願意選修的課程,只要付足費,不去上課也可透過等不合理現象普遍存在。
  由於上大學的費用十分昂貴,一些下崗、提前退休或經濟條件較差的被訪者對子女能否接受最好的教育表示憂心忡忡,一些家長述說因自己難以為孩子提供較好的經濟保障而只能讓子女讀技校、中專,以至現下就業困難等。還有些家長及其子女為來上海大學就讀的貧困地區的學生鳴不平︰“他們真是太苦了,每天只能吃兩頓飯,沒有錢買菜,僅買個饅頭啃”。
  3、訊息化和社會保險成本凸現
  訊息化時代的電腦器材/碟片、手機、室內設計, 辦公室室內設計, 裝修公司, Office Interior Design, Home Interior Design, Decoration Design 心理輔導| 心理醫生| 催眠治療| 抑鬱症| 焦慮症| Anxiety| 家務助理 Counseling| Counselling 搬屋公司 上網等經濟成本是以往的調查未涉及的領域。本研究的統計結果報告,年均子女購買電腦/手機及電話/上網等訊息/通訊費自幼托期的317元到高中已達2 500元,其中手機/電話/上網費最高的達六、七千元。而實際上此項支出還不完全,因為父母給予的零花錢、親戚朋友給予的壓歲錢,也有一部分被孩子用於支付購買音響、電腦耗材或支付手機、上網等費)。按本研究的統計,零花錢和壓歲錢兩項人均年進賬達2 300多元(最高達40 000元)。因此,子女年均用於訊息、通訊的家庭支出遠超過2 000元。
  而隨著教育、醫療、就業和養老等社會福利制度的改革,家庭的保險意識日漸增強,父母常常更關注子女的健康、保健和教育保障,重視購買相關保險,不少學校也組織學生集體參保。根據我們的調查結果,父母為不同階段孩子醫療、保健和保險所支付的人均年費用都在1000元以上,其中學前兒童在2 300-2 500元上下。
  4、成年子女潛在的延伸成本難以估量
  中國父母不僅大多全額承擔未成年子女的吃、穿、用和教育、醫療等費用,滿足孩子的娛樂乃至時尚消費等需求,而且似乎約定俗成地要操心成年子女結婚以及未就業子女的繼續教育、醫療和零花錢等費用。近年社會勞動力的過剩使一些低學歷、少技能的子女擇業、就業十分困難,一些家長還反映子女高不成低不就,整天無所事事,不積極設法謀職,單位路遠的不願去,工作辛苦的不想去,靠父母微薄的薪水過日子,令父母嘆息不知哪天才可出頭。
  而隨著住房的商品化、貨幣化,成年子女尤其是兒子的結婚住房成本也成為不少父母新的焦慮和沉重負擔。調查結果顯示,除了子女尚幼而未考慮此事的外,三分之一以上有兒子的家長認同應全力幫助解決住房費用,無兒子的父母也有15%認為應盡力承擔女兒的住房費用。其中部分家庭已為待婚子女的結婚用房付出了3-50萬的成本。對88位不在讀的未婚子女調查結果也顯示,只有48%的兒子和42%的女兒自信個人有能力承擔結婚、買房等費用而無須父母資助,但仍有62%的兒子和37%的女兒首肯結婚時父母會在費用上資助自己。  
  附(3)  
  我們的調查結果也顯示,即使不在讀的未婚子女,85%仍需要父母支出部分乃至全部生活費。其中除了租房/購房費外,最高的費用是在家吃飯(年均4 000元),加上服裝、手機/上網以及零用錢等,每年人均仍要父母支出14 000多元,可見父母經濟負擔之重。
  5、生養孩子到不同階段的總經濟成本驚人
  表4顯示,在子女各階段的年撫養成本都在13 000-19 000元,高等教育階段的人均經濟成本更達27 000元。由於不可能進行追蹤調查,我們僅以去年的物價水準和家庭支出來對孩子的總經濟成本進行估算。表5反映了以2003年的物價水準,從父母孕育起到不同的階段,家庭生養一個孩子究竟要花費多少經濟成本。
  從直接經濟成本看, 0-16歲孩子的總成本將達25萬元左右(即0-16歲子女2003年的人均支出相加之和),遠高於以往同類研究的估算結果。如估算到子女上高等院校的家庭支出則高達48萬,倘若將未婚不在讀的子女都計入的話(0-30歲子女2003年的人均支出相加之和),則將上升到49萬元,可以說子女經濟成本的增長速度驚人(未含親朋好友/社會贈送/資助/學校免費等5-6萬費用)。如再加上孕產期的支出以及從孩子孕育到成長過程中父母因孩子誤工、減少流動、升遷等自身發展損失的間接經濟成本就更可觀了。
  孩子養育總成本過高反映了一些家庭的支出架構不合理,除了前述的高額擇校、贊助、家教、補課、交通、通訊費外,不少家長不惜重金給孩子購買名牌服裝(年最高服裝費為15 000元),辦盛大盈月酒、過豪華生日(最高為28 000元),子女零花錢最高也達12 000元。
  家庭支出架構的不合理還反映在子女花費的絕對和相對數均遠高於父母。由於大多數家庭只生一個孩子,父母在子女身上的花費總是第一位的。根據被訪的估算,除了不在讀的外,不同階段孩子的費用在家庭總支出中所占的比重在39-52%左右(見表6)。
  不少父母自己收入不高,但為了孩子的營養、受教育、過生日乃至出國、結婚,寧願自己省吃儉用、傾其所囊甚至借錢舉債來滿足孩子的需求。其中四分之一家庭的子女經濟成本占夫妻總收入的50%以上,最高的甚至是夫妻總收入的近7倍(倚賴父母累年的積蓄或他人贈送/資助)。

w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